皓轩阁阅读网 > 历史小说 > 汉末之吕布再世 > 汉末之吕布再世 正文 第一千零七零章 有唯有一战

汉末之吕布再世 正文 第一千零七零章 有唯有一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靳石差人出城回了笮融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刘备几乎整天都处在一种提心吊胆的状态,说是度日如年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吕军天天大张旗鼓的在城下叫战,随时都可能发起强攻,叫人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重新填补起的城门,看似坚固,实际上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刘备很清楚这点。

    好在吕布只是雷声大雨点小,声势虽大,却并没有强攻打算。估计是想再消耗些许时日,直至城内彻底弹尽粮绝。

    届时再来攻城,大可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今天便是约定的时日,刘备登上城楼,日常的州牧服不再,罕见的换上了许久未穿的将军甲胄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今天是真的打算亲率士卒冲锋,有他这个主公身先士卒,身后士卒们必能士气振奋,一挫吕军之威。

    遥想当年,刘备也是以武起家,如今甲胄加身,缨盔在头,这一切的一切,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征讨黄巾时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只可惜,物是人非,两位结拜兄弟饮恨黄泉。

    “二弟,三弟,你们且看着吧!为兄定会为你们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刘备心中暗暗发誓。

    不多时,马蹄轰隆,密密麻麻的士卒从远处迈着整齐步伐而来,脚掌重重踏下,地面为之颤抖。

    吕军以鹤翼阵为主阵,骑兵环绕左右两侧,中间以步卒作为主力。

    站在城楼举目望去,行进而来的吕军黑压压一片,令人胸口很是发闷,有些喘不上气。旌旗蔽空,光肉眼可见的就有马、黄、华、张等十余杆大将旗帜。

    当然,最显眼的还是立于中军的吕字帅旗,光是旗杆就将近两丈,原先的扛旗将也由文稷换成了他的儿子文钦。旗身上镌写有大大的吕字,以赤红镶边,透着昂扬不灭的滚滚战意。

    吕布今天居然亲自来了!

    城楼上的刘备略微的有些诧异,因为前两日来的,大都是吕布麾下大将,阵容也远不如今日这般恢宏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没了吕布坐镇,笮融从后方突袭,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天助我也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备心中反而多出几许笃定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。

    今日,便做个了断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军抵至城下。

    与刘备的全副武装相比,吕布的穿着则显得随意许多,紫金冠束发,武将袍加身。

    他催马出阵,前面的将士顿时让开一条宽阔道来。

    “刘玄德,你已穷途末路,何必负隅顽抗,连累城中十数万百姓?”

    吕布勒马驻足,目光有神的望向城头。

    刘备听得这话,同样是勃然大怒,在城头指着吕布大骂起来:“吕布,亏你说得出口!你可知你掘水灌城,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!多少老人孩子因你而家破人亡!”

    刘备神色激动,说得义愤填膺,故意将矛头直指吕布,以此来点燃守军士卒心中对吕布积累的怨气与愤怒。

    果然,守军士卒在听完刘备的话后,戾气之色大涨,有的甚至想直接冲下城去,与吕军斗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毕竟,不少人的父母妻儿,都死在了这场大水之中。

    城楼上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吕布像是无动于衷般,声音淡漠:“你如果不开城投降,接下来死的人,只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不能和平招降,总归是要死些人的。

    天下一统在即,吕布不可能因为一句百姓无辜,而放弃这最后的徐州之地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刘备这种人,留着始终是个祸害。

    “吕布,似你这般阴狠手段,即便攻破城池,也永远不会得到民心!”刘备大声斥道。

    吕布却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“刘备,我没时间与你聒噪,也没耐心再耗下去,你若不降,我便即刻攻城!”

    吕布眉头一皱,抬手准备攻城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见到吕布要动真格,刘备心中一慌,赶忙叫停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笮融的大军这会儿到哪儿了,真跟吕布打起来,吃亏的始终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事关一城百姓,请吕将军再给我两个时辰,两个时辰之后,我定会予你一个答复。”

    刘备急声说道,连带对吕布的称呼都变得客气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别跟他啰嗦了,冲吧!”华雄从旁说道,他的大刀,早已饥渴难耐。

    随行的逄纪也同意了华雄的建议,与吕布说着:“主公,刘备这摆明是想拖延时间,不可应允,恐迟则生变!”

    说不定,刘备还留有后手。

    吕布对此倒是大度,将手一挥:“无妨,都候了这么多天,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。”

    之后,吕布又朝刘备喊道:“刘备,我给你两个时辰,两个时辰之后,你再无话说,我便强攻下邳!”

    听的这话,刘备安下心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吕布此人虽然行事手段狠厉,但在承诺一事上,还从未有过食言。更何况当着手下十来万将士的面,应该不至于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于是,刘备下令把军队集结起来,约莫还有三万五千人。

    其中下邳守军八千,刘备从徐州带来的旧部万余。幽州骑卒将近两万,只是之前由于水卷下邳,导致马匹溺死太多,超过八成的骑卒都没了坐骑,以至于不得不下马步战。

    总之,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。

    刘备要了两个时辰,就是为了拖延时间,等待笮融进攻的信号。

    倘若笮融不来,刘备便准备在赵云和陈到的护卫下,拼命突围出去,至于下邳城里的百姓会不会成为吕布泄愤的对象,于刘备而言,其实无甚紧要。

    当然,吕布能屠城最好,因这样一来,他就又多了一条可以指控吕布的罪状。

    “徐州儿郎们,吕布欺君罔上、滥杀忠良,乃当世国贼,如今寇犯徐州,又水淹下邳,犯下种种恶行。我徐州男儿顶天立地,面对国贼,岂能坐视!”

    “幽州勇士,你们的主公、我最好的兄长公孙伯圭,为吕布派人所暗杀,就连你们最心爱的战马也死于大水之中,新仇旧恨,也该办个了结!”

    刘备手按剑柄,立于高台之上,声音罕见的洪亮十足。

    大风刮过,吹拂得身后战袍猎猎。

    “今狭路相逢,我辈……唯有一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