皓轩阁阅读网 > 言情小说 > 茅山捉鬼人 > 茅山捉鬼人 正文 第2854 寻找找真相1

茅山捉鬼人 正文 第2854 寻找找真相1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我没死。”这次陈悦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老板听她说话,缓和了一下,盯着她看了半天,横竖的确是个大活人,这才不害怕了,但还是保持着震惊,皱眉道:“怎么会这样子,你明明死了的,你下葬那天我虽然没去,也是听说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悦道:“我既然站在这里,当然就是没死了,难不成我是鬼吗?”

    老板挠头一想,的确是这个道理,脑子更加迷糊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抓住机会说道:“刚路上那个人也这么说,她只去我那里住了一阵子,怎么回来之后大家都说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,懵逼发呆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妇女从内屋出来,一边询问怎么回事。看到陈悦,她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又解释了一通。

    这妇女上下打量了陈悦半天,甚至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确定她是人,这才放下心来,但跟她老公一样,对这件事表示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认识她是吧?”叶少阳问这两夫妻,“确定没认错人?”

    两人都表示不可能认错。

    “她是小尼姑……不不,小仙姑。”店老板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她就住在山上那寺庙里,她师父是个女道士啊,很有修行的,我们周边这几个村子的住户都经常上山烧香,都认得的。她是个孤儿,是道长小时候在山下捡来的,一直养下来的。我们背后都叫她小尼姑,嘿嘿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皱眉道:“她师父是道士,那她也是道士啊,为什么叫她小尼姑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们这都是山里人,和尚道士也分不清的,最初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叫的,大家都叫开了。”汉子解释。

    叶少阳再问下去,这对夫妻又提供出一些资料:陈悦从小到大,是在镇上的学校读的,初中毕业之后就不念书了,一直在山上道观里居住,跟在她师父身边修行。

    说起这道观的渊源,是民国的时候,这里闹马虎子,死了不少小孩,后来有出外经商的一个本地人,从不知什么地方请来一个游方道士,杀了马虎子,这道士看这地方风水不错,就长住下来,镇上的人一起凑钱给他修了这么一座道观。

    这道士天长日久地就自己一个人在道观里呆着,有时候也去外面云游,几十年前带回来一个女童,自己养大,收了徒弟,就是陈悦的师父石道人,老道士后来死了,石道人就接了这道观,一住就是几十年,因为人好,本事也厉害,附近十里八乡的,只要有人得了外科病(指中邪一类的病,不是西医那个外科),都找她看,平时也会上山烧香许愿,当地人对石道人非常尊重。

    在他们印象中,陈悦这小姑娘很老实,平时不爱说话,跟当地人来往也不算多,最对就是下山来买点生活用品之类,平时石道人做法事的时候,就给她打个下手。因为道观不算住宅,没房产证,当年石道人帮她办户口的时候,就找到生产队,把她户口挂在他们村里了。

    叶少阳听到这里,大致情况算是明白了,问他们:“那她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……是上个月,对,上个月初,石道人派人下山请几个村干部上山,说是小仙姑得了急病死了,当时几个村干部也检查了,确实是没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妇女看了陈悦一眼,咽了口唾沫,往下说道:“村长回来之后,把消息带下来,找人打了棺材,然后找了几个年轻人,上山去把她给埋了,那天石道人做了一场法事,因为大伙都尊敬她,我们村家家都去人随了礼,下葬那天我是在的,的确是埋下去了。不知道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妇女看着陈悦,又有点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石道人还在山上吗?”叶少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的,我前天才上山烧香,还看到她来着,看她老得很快,还劝了她几句……哎呀,小仙姑,你要是没死,那下葬的是谁呀?”

    陈悦哪里回答得上来。

    叶少阳看差不多了,问了道观的位置,然后告辞了这对夫妻,领着陈悦上山去找石道人。

    陈悦脸色十分凝重,一路上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这些,你有记忆没有?”叶少阳试探问道。

    陈悦点点头,“想起来一些,他们说的应该没错。我只是不知道,为什么他们都说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想了一下说道:“这件事大有问题,我注意了下他们说的时间,你是一个多月前死的,那时候,正是圣灵会到处抓人往虚幻空间里投的时候,估计你就是那个时候进去的,至于你为什么会死……这里头肯定有什么猫腻。”

    陈悦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瓜瓜劝道:“娘啊,你不要想太多了,反正你没真的死啊,你现在是大活人一个,怕什么啊。等见到你师父,好好问个清楚就是。”

    道观在山顶,几乎建在悬崖峭壁上,远远看过去,占地不大,只有一重院子,建筑风格也比较朴实甚至简陋,除了门头有点道观的特点之外,其余跟普通的砖瓦旧宅也没什么不同。从山顶过去,要过一道石桥。

    陈悦站在桥头,目光深邃地朝道观望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起什么了?”叶少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点……”陈悦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有点不想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。”叶少阳吃惊。

    “有点忐忑,怕面对自己的身份吧。”

    叶少阳刚想劝说两句,陈悦冲他笑笑,已经朝桥上走过去了。

    道观正面,两道朱红色的木门合在一起,叶少阳推了一下,从里面锁上了,敲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没有,正研究着从哪里的院墙比较好翻过去,陈悦告诉他道观有个后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叶少阳随口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一些。”陈悦说着顺着围墙走过去。

    叶少阳跟在后面,一起绕到后门,后门的外面,就是这座山的绝顶了,一条石子路,通向悬崖上一个小平台,上面有一座木质的小亭子,三面临空,看上去倒是别有一番意境。